亚力士多得的举手

三醒

想写点什么!可是记忆总是不是很可靠!忘记所有而已,奈何不知进取!记得在那时,有一种思想侵筮着自己!像秋天的新棉,不知自觉般乐不知蜀。而现在还会有这种新棉嘛!是的!因为是秋天。特别不知道自己能怎么样!特别不明白自己为何这样!只为肉体舒适而已?!太无知了!苦行僧,需要一直的磨练!内心太过浮躁!想这想那!你有成就一件事嘛?!没有。只是一个撞钟的和尚!你却比不上!为什么!因为和尚只信佛祖。你扪心细问,你想要什么!我能做成什么!请你好好想想吧!整天觉得无所谓!又极度的对自己不负责~将来受伤的不是你自己!为什么我写,我未悲伤!感觉到麻木!真的!麻木!麻木!混乱的写着!未曾下过一滴泪!

王宝强带帽传

王宝强者,冀中刑台氏人也。少聪颖,有辩才,善插科打诨,其志弗于课堂。稍长,顽劣见起,及八岁,入少林。寒暑数载,功成,思下山仗剑悠游,乃辞。经年浑迹于莽间。
辛卯春,礼部伶角班筹剧《士兵突击》,发榜纳贤。宝强冒然往,喜折头魁。及该剧广播,宝强声名日隆。其后《顺溜》、《泰囧》等红遍大江南北,宝强风头无两。旌旗招摇,感气场于里巷;人声鼎沸,叹声薄于昊天。
及乙未,宝强粉丝堵于王府,掷果而盈车。有曰马蓉者,几经展转,求签名于绢绡。此女颇丰腴,明眸含情,秋波频送。宝强喜之,不多日,妻之。
日前,宝強忙于演事,其佣官与马蓉相沆瀣,成苟且。既发,姻缘了之。
时人慨然:常在河边走,焉得不湿鞋。时欤?命欤?
又有异史氏曰:宝强声名鹊起,善骑而不善相之。一日进马场,见一马搔首弄姿,宝强问:何如?马倌答:此马蓉 易劈腿。宝强不甚明了,跨马,弗顾。多年后宝强忆马倌语,翻然悟之,时人唏嘘。

梧桐叶黄日,感慨可堪多!

八月新的一月

感觉不舒服

投来目光的骏马是老大!